邓州圈——来邓州圈,看邓州事——邓州本地资讯新媒体

邓州圈

当前位置: 邓州圈 > 文旅 >

君子之交想吃肉│孙君梁

来源:转载时间:2019-05-23 06:47:10点击:

我一直怀疑自己耳痴,五音不全,可古筝所奏出《高山流水》超脱平和的乐调,却能让我如痴如醉,也让我想起一位朋友的真诚邀请。

君子之交想吃肉│孙君梁

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,先哲这么说,让我以为君子只是喝清水的人,有一个老旧的轶事,更加坚定了我的认识。

说从前有一个文人拜访一个雅士朋友,可朋友家里没有什么招待客人的。两位知交书房里吟诗作赋,雅士夫人却犯了难,急得在厨房团团转,家里只有两个鸡蛋,几根韭菜,还有一点豆腐渣。雅士取出了浊酒,等待着夫人做的下酒菜。夫人端出了第一饭菜,雅士说:“夫人,这是什么菜?”

夫人答到:“这是两个黄鹂鸣翠柳。”

只见盘中两个煮熟的蛋黄卧在翠绿的韭菜之上,真是栩栩如生。客人翘起大拇指连说“妙!妙!妙!”

夫人又端出第二道菜,雅士问:“这又是什么菜”

夫人回道:“一行白鹭上青天。”

再看蔚蓝色的盘子里摆了一行温润如玉的蛋清蜿蜒而去,活脱脱的蓝天上一队飞翔的白鹭,似乎还能听到白鹭的鸣叫声。客人的右手大拇指再次翘起说:“高!高!实在高!”

第三道菜很快就摆在八仙桌上。“夫人哪,这一盘炒豆腐渣真像一座雪山。”

“相公所言极是。”夫人又端起盘子放到了窗口,客人有了灵感,还真是“窗含西岭千秋雪”啊!

那第四道菜呢?客人知道还会有一道菜,因为三个菜是招待下九流的,文人多称君子,自然在上九流。第四道菜有些慢,雅士夫人实在不知道再添加什么样菜,不过灵机一动办法来了。雅士的夫人长期耳闻目染也自有文人独特的招待妙法。菜来了,夫人将第四道菜摆放在桌子的右下角,客人说到:“让我来报这道菜吧,这叫门泊东吴万里船”

三人相视而笑。文人举起酒杯说道:“我为这四道菜敬嫂夫人一杯,夫人真不亏女中英才,佩服,佩服!”

这一对文人雅士在推杯换盏之后,顶足而眠,桌上那四道菜还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,第四道菜那四个蛋壳晃晃悠悠地漂浮在盘子里的清水上,如东吴过江之船,灵动美妙,这静中有动,动中有静的诗画之作一直摆放了好几天,都没有人舍得动一下筷子。这文人轶事让我懂得了庄子的“谓贤者之交谊,平淡如水,不尚虚华”的真正含义。

我曾去过苏轼被贬的地方顺路拜访一位文友,他亲自做的东坡肉,软糯可口,油而不腻,让我怀念了许久。朋友说,苏轼虽然清贫,却常拿自己做的东坡肉招待客人,这东坡肉和他的诗词一样很快传遍大江南北。我和文友在山涧竹林对饮,说长道短,谈古论今,仿佛看到了一位竹杖芒鞋的老者,那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与豪放。不知怎地在心里忽然冒出“君子之交想吃肉,黄骠肥马可换酒”的句子来。

后来我对两个黄鹂的故事又作了深入考证,其实那个文人是头一天下午已抵访雅士的屋舍,雅士夫人将唯一正下蛋的母鸡炖了招待他,原来君子之交是有肉吃的。

提起君子吃肉,我又想到了一个故事。

在中学的时候,结交了一位高年级的同学,这同学复读了多年,高考屡试不第。但他也常有小说散文变成了铅字。他的博学是他家里几大箱书籍可以证明的,有《瓦尔登湖》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《红与黑》《悲惨世界》《老人与海》《牛虻》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《鲁迅全集》《堂吉诃德》等等,中国四大名著自然是少不了的,简直比学校图书馆的书还多,那个时候新华书店里的书架上摆放的书籍也只是寥寥数本,在我心里除了仰视还有崇拜。后来他也终没能飞跃龙门,成了他不耻的地球修理家。不过毕竟是文化人,在村小学当了民办教师,后来进修转正,也得了个一校之长的官职。虽没成名成家,倒也结婚生子,家庭美满。有一次偶然遇见,宾馆里我们又像年轻的时候,相谈甚欢,通宵达旦,仿佛要把这多少年的话补出来似的。

相谈归相谈,我们都还有许多工作要做,还有儿女要呵护,老人要赡养,当一切至上清高的阔论面对现实的时候,总是显得那么虚飘和不着边际。文人不再是谦谦君子的代名词,君子也不再是穷酸的书生。

朋友邀约某一天相聚在他乡下的小楼里,抚琴高歌,把酒言欢,不醉不归。

他的真诚与近乎浪漫的邀请,让我对未来的某一天充满了太多的幻想和期待。好像心里的琴声已经响起,诗意般的田园,餐桌上刚刚出坛还冒着热气的东坡肉,精美酒壶里的醇香已让人垂涎欲滴。我们会从刚刚被大火烧掉塔顶的巴黎圣母院说起,想象夏洛蒂《简爱》里那并不漂亮的女人被人爱着那种幸福的模样,勾画我们年轻时候曾经暗恋的那个女孩,羡慕《平凡的世界》里孙少平那突兀传奇的爱情故事,也会设想某一天在某一个地点,那女孩羞涩地站在梧桐树下,手里拿着一本《再别康桥》的书,含情脉脉地缓缓向你走来,你已张起了双臂,准备一个昏天黑夜的拥抱。

忽然嘴部一阵热乎,是刚热好的女儿红吗?我蠕动嘴唇,味道蛮好,就是度数有点低。酒怎么越来越多呢?我勉强睁开眼,一条抛物线正从小孙子那小弟弟处喷射过来。梦醒诧异,原来这黄粱一梦被孙子的一泡尿冲得找不到踪影。不过朋友的邀请还是记得的。

朋友的家已不再是记忆里的景象,土坯的破烂房被青灰的楼房代替,门前一片果林,刚刚落尽的花瓣残红,仍然可以让诗人骚士浮想起春天万紫千红的景色,荷塘里刚刚露出的尖尖角,使平静的水面美轮美奂,蜻蜓倒是没有看到,几只追逐的花色娥子在四周飞来飞去,不知是在寻找诗意的灵感,还是在寻求可以交配的异性?不管是什么,这诗情画意也是让人醉了。

朋友是热情的,这是毫无疑问。热情得抄起院中的竹竿,将那只花翅绿尾的红公鸡赶出门外,足足追了一里多地,我无法求证那只鸡的心里阴影面积,待朋友怅然若失地拖着竹竿空手回来,我也松了一口气,那鸡这会不知躲藏在哪个草垛堆里没魂似地颤抖着,或是暗自庆幸自己又躲过了一劫。

好像听一位老者说过,客人到家,如果主人从粮仓里抓一把谷米,那顿餐桌上一定会有一只香喷喷的鸡子;如果主人拿了一根竹竿,餐桌上定会连根鸡毛都没有。他的话我曾很不以为然。我也曾想研究“问客杀鸡”的渊源,后来发现不只是问客杀鸡,还有不问客也杀鸡,不问客也不杀鸡,问了客也不杀鸡多种情形的存在。想到老者的经验,我在想朋友这竹竿撵鸡的伎俩恐怕不是第一次吧。我也真是醉了。

相约酒后乘兴田园作诗,可酒后除了感觉头晕之外,啥兴也没有了。忽然,又想起那位会做东坡肉的朋友,那句似诗非诗的句子在脑海里突然又蹦出来,“君子之交想吃肉”。

作者简介:孙君梁,孙君梁,原籍河南邓州,职业律师。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责任编辑:邓小州
版权声明
  1、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文章仅代表原创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  2、本站部分文章由网络转载汇编,均保留来源,版权归相关机构所有;
  3、如本站所刊载文章有不妥之处,请及时联系站务微信:370786060,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删改。
邓州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