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州圈——来邓州圈,看邓州事——邓州本地资讯新媒体

邓州圈

当前位置: 邓州圈 > 文旅 >

第一次喂娘│程金顺

来源:投稿时间:2019-06-09 09:15:12点击:

我的娘今年已经八十岁了。没想到一向身体很好的她竟突然晕倒,人事不知,被弟妹们送进了县人民医院。

当我舍己慌忙赶到医院时,她老人家已经在重症监护室里了。我试图想进去看她一眼,被里面的护士好言劝阻在外面。

第一次喂娘│程金顺

▲图片源自网络

我只好与弟妹一起守候在监护室外,一颗心揪得紧紧的,在走廊里,我双手合十,默默向上天祈祷,祈祷娘,能够醒来,祈祷她,转危为安。想起娘艰辛的一生,我不由热泪盈眶。

娘的一生,极为不幸。外婆在生下她时,仅相伴她八个月,就撒手人寰。是大姨含辛茹苦把她抚养成人。因居家离学校遥远,外公常年在船上劳作,只上三年小学就肄业在家,承担起家务。

娘成年后嫁给父亲,当时的父亲刚高小毕业,在村里食堂干事,家里一贫如洗。瘦小的她看中了父亲的老实忠厚,年轻帅气,一辈子跟着父亲吃苦受难,毫无怨言。我忘不了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曾扛起了如山的背笼,担起了沉重的粪筐;忘不了为了我们的穿戴,在如豆的灯光下,彻夜的纺线,那吱吱呀呀的纺车声,陪伴着我们的童年。

随着我们的长大,她日夜为我们的未来操心,害怕我们不能成家,害怕我们不能幸福;等我们姊妹几个都成了家,又害怕拖累我们,坚持和父亲一起单独过日子,平日里头疼脑热,一日三餐,从不愿麻烦我们。可是,今天,她因积劳成疾,累倒后不得不住在医院里,这让我怎不难受?怎不愧疚?

我的娘是下午五点多被送进监护室的,直到七点多,护士才通知我们,娘醒过来了,我真想立刻冲进病房,看看娘醒来的样子。但医生又拦住了我,吩咐说,病人要吃饭,赶快买饭去吧。我和小弟立即去为娘买来了小米粥,护士不让我们进病房,只好把饭递了进去。

直到第二天下午六点多,病情才稳定下来,转进了普通病房,可惜的是,由于我去拜访一位多年未见的亲戚,他是我大姨留在这世上唯一的一个儿子,娘住院,他没少帮忙。但因此也错过了侍候娘吃饭的时间。看着躺在病床上慈祥的娘,我懊悔不已。当夜,我与三弟一起陪伴在娘身边,侍候她的起居。

转眼天就明了。我用湿纸巾帮娘擦了脸和手,又用温水让她漱了口。七点左右,我到街上买了小米粥和面食,今天,我要给娘喂饭。

我轻轻把娘从床上扶起,身后用枕头和棉被垫起,让她靠在上面。然后把饭倒在碗里,用小勺子舀起小米粥,送到娘嘴边。娘喝得很快,我看见她的身体在颤抖,一行泪水涌出了她的眼眶。我吃了一惊,赶紧停下来,忙问:“娘,您怎么了?”

娘揩一下眼睛,难受的说:“娘不中用了,吃饭还要让你们喂。”

我听了心里一抖:“娘,您可不要这样说。我们兄妹几个不都是您这样喂大的吗?”

我一看弟妹们的眼睛也都红了,我强忍住泪水,心里只感觉酸酸的,柔声说道:“娘,咱们不难过了,啊。吃饭不要太急了,呛住了不好。儿子慢慢喂您,您慢慢喝粥。”

我放慢了喂饭的速度,勺子里尽量少舀点粥,轻轻送到娘嘴边,听着她轻微的啜粥声,仿佛听见娘当年喂我奶时,或喂我饭时,我的每一次吞咽声,传到娘的耳朵里,比仙乐还要美妙。娘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,一如今天的我,看她吃饭的样子,那种幸福,那种满足,将是我今生最美好的记忆。

娘康复出院已经一个多月了,当我每次与她聊天时,她总是羞涩的说:“儿子,让你给我喂饭,真是不好意思啊。”我连说:“娘,可别这样说,我能给您喂饭,这是我的福气,如果您愿意,我愿天天给您喂饭。”

老娘连忙“呸,呸!”起来,说道:“那晦气的医院,我再也不愿去了。”

□作者:程金顺,中学一级教师,现任邓州市赵集镇西岭幼儿园园长,邓州作协会员。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版权声明
  1、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文章仅代表原创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  2、本站部分文章由网络转载汇编,均保留来源,版权归相关机构所有;
  3、如本站所刊载文章有不妥之处,请及时联系站务微信:370786060,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删改。
邓州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