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州圈——来邓州圈,看邓州事——邓州本地资讯新媒体

邓州圈

当前位置: 邓州圈 > 文旅 >

爱久居|程金顺

来源:投稿时间:2019-08-21 15:21:44点击:

当我们再见到田妮的时候,已是四年后的今天。

我和爱人在街上闲逛,忽然想起来家里的摇摇椅坏了,于是便想起了田妮和她的家具店。

田妮和丈夫在商业街上开着一家家具店,

六开间门面,生意很是红火。我家的衣柜、床、电脑桌、茶几,都是在那里买的,家具很质量,价格很公道。在一来二去的买家具中,我们和田妮成了无话不谈的熟人。

哦,我忘了告诉你,田妮的家具店叫“爱久居”家具广场。

田妮正在店门口用螺丝刀安装一个写字台,旁边的音箱看正在播放庞龙的《两只蝴蝶》:

“……

我和你缠缠绵绵 翩翩飞 ,

飞越这红尘 ,永相随

追逐你一生 爱恋我千回 

不辜负我的柔情 你的美。”

她一看见我们俩走过来,连忙停下手里的活儿,接待我们。妻子说明了来意,她随即为我们推荐了一款价位较高的椅子,说,价虽然高点,但带有四条腿,稳实。

妻子随口问到:“你们那个又送货去了?”

我们清楚的记得,我家的家具都是她丈夫开车送去的,有时田妮也随车过去搭把手。

“我们离婚了。”田妮一边搬着装有椅子的包装箱,一边随口说到。

我和妻子很惊讶,以为她在开玩笑,她家的生意这么红火,两人有两个可爱的孩子,她又这么能干,怎么可能就离婚了呢?

“不会吧?你是在开玩笑吧?”

田妮送走了最先到店的一拨人,顺手又招呼好另一拨进店买家具的人,回头继续着我们的话题。

“真的,我们2015年秋天就离婚了。不信你问我妮儿。”

她的妮儿正坐在躺椅上看电视,也许正看得入迷,没证实母亲的话。

“这怎么可能,你们两个那么恩爱,咋说分手就分手了呢?”

“是啊,这一点起初我也搞不懂。我们结婚近二十年,从没红过脸。谁知道他说变心就变心了。”

坐在一边的我分明看见田妮的眼里闪动着泪花,声音也有些哽咽。但她把脸仰了仰,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,裂了咧嘴,把一丝笑容挂在了嘴角。

“仅仅四年的光景,想不到变化这么快!”妻子感叹道。

“当时我嫁给他时,我没想到我们会分开。我总以为他很老实,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。”

“你们离婚总有个理由啊!”妻子有点不甘心。

她店门前的那张“爱久居”的牌子还在,但她的爱情已不在,这“爱久居”好像从一开始就是一张招牌,仅是祝福来她这里买家具的人,与她并无关系。

田妮的目光也注意到了她门前的这张招牌。

“爱久居,爱久居。当年我们俩将自家的店命名为爱久居的时候,我以为我俩的爱会长长久久,永不分离,谁知道结果竟是这样。”

“你这么能干,他怎么舍得和你分手呢?”

“咋不舍得?人家嫌我啰嗦,好嘟噜人家。再说我长得没有人家现在那个年轻漂亮。”

我不由仔细打量了一下田妮,快四十的人,身材依然很苗条,头发乌黑,窄瘦的脸上,两眼明净,笑的时候,露出白白的牙齿。她上着一件很普通的白短袖褂子,下穿一条黑窄筒裤子,脚穿一双平底凉草鞋和很普通的肉色袜子。也许是要经常组装家具的缘故,她耳朵上没有闪亮的耳环,脖子上没有项链,手上也没有戴手镯、戒指等饰物。她朴实得像地里的一棵庄稼,翠绿清秀。

我们记得11年刚搬到这里时,田妮的家具店也才开业两年多。田妮和丈夫都很能吃苦,田妮招呼店,丈夫负责为客户送货,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。我家15年夏天在她店里买了一套实木组合柜,她们夫妻两个亲自把货送到我家,丈夫负责组装,她在一旁搭下手。那天天气闷热,她丈夫的脸上淌满了汗水,她拿着手绢要给丈夫擦汗,丈夫却把脸扭到一边,显得很冷淡。莫非那时她们的感情就出现了裂痕?

“我和丈夫在2015年秋天就离了婚。2015年他春,他要在城里开一家分店,我东挪西借凑了几十万,店开起来了,他以人手不够为由,找了一个店员。谁知这个女店员凭着年轻漂亮,勾走了他的魂。”

“他说离婚,你就离婚吗?”

“不离婚又咋的?人家的心已不在你身上,还守着他有啥用?”

“不离婚,好歹还有个指望,有个念想,孩子们还有个完整的家呀。”

“起初我也是这样想。有一次他突然从城里回来,对我很亲热。我俩亲热过后,他说,孩子大了,要给孩子在城里买套房子,现在城里的经济适用房很实惠,但要单身才能买,不如咱们办个假离婚,房子到手后再复婚。”

“当时我一听他这样说,心里一热,为了孩子,假装着离次婚又有啥?于是,就到城里办了离婚手续。谁知道,房子没买到手,他却拿着离婚手续和那个女人结婚了。”

“你俩当初一起创业,感情那么好,你又那么能干,一边开着店,一边还种着几十亩地,他竟舍得丢下你,那个女的不怕有一天他同样会丢下她吗?”

“我也曾去找过那个女的,就是想跟她说说你这个意思,但结果招来的是一顿毒打,当时你不在场,那女人把我的脸都抓烂了。我躲在屋里好几天见不得人,那时我的心都哭碎了。”

田妮的一双眼睛霎时红了起来,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哽咽。

“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呢?孩子可是你们两个的吧?”

“随他吧,我现在还养得起两个孩子。自从他抛下我们娘三个以后,我就一个人打理家具店,生意反而越来越好。我虽然守不住他的爱,但我要给孩子们应有的爱。我要向他证明,离开他,虽然艰难,但我依然能够活下去,并且活得更好!”

她说话间已拆开了椅子的包装箱,我们看了看椅子的各个部件,都是竹木的,很结实,样式也挺和我们的心意,便决定就买这款。谈好了价钱,就想自己带回去。

她说:“晌午我给你们送去吧,你们骑着电车不好带。”

我看了看她店门前的小货车,“你会开车吗?”

“我会。离婚的第二年我就学会了开车,所有客户买的家具都是我开车送去的。”

此时,她的脸上绽放着笑容,话语显得坚决而自信。

看着穿白衫的田妮,我好像看见一株墨干雪蕊的寒梅,迎着风雪,傲然绽放。

当我们离开田妮的“爱久居”时,音箱里的《两只蝴蝶》又再次响起:

“亲爱的 你慢慢飞

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

亲爱的 你张张嘴

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

……” 

作者简介:程金顺,中学一级教师,原淅川作协会员,现任邓州市赵集镇西岭幼儿园园长。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责任编辑:邓小州
版权声明
  1、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文章仅代表原创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  2、本站部分文章由网络转载汇编,均保留来源,版权归相关机构所有;
  3、如本站所刊载文章有不妥之处,请及时联系站务微信:370786060,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删改。
邓州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