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州圈——来邓州圈,看邓州事——邓州本地资讯新媒体

邓州圈

当前位置: 邓州圈 > 文旅 >

程金顺|文老师卖葡萄(二)

来源:投稿时间:2019-11-24 16:01:28点击:

邓州圈(文旅)假期正长,架上的葡萄也在逐渐成熟。

正应了那句老话:万事开头难。但一旦开了头,认住了铆,一切就顺理成章了。

文老师虽然听了妻子的话感到有些蒙圈,但冷静想想,家里的葡萄除了他能抛头露面上街卖,确实找不到第二个最佳人选。

于是,趁着第二个集日,文老师一大早就起来摘葡萄。满架的葡萄像盛装的少妇,上面挂着一层薄薄的白霜,霜面上又匀着一层粉红,让文老师怜爱不已,每摘下来一串,如同捧着一大堆美人,生怕磕着、碰着,小心翼翼的放在篮子里。不多时,就摘了满满两大筐,草草的吃了早饭,骑着三轮车,赶集去了。

通过上集经验,卖葡萄,选好位置很重要。人说酒好不怕巷子深,实践证明,酒好也怕巷子深。

文老师看中了高杆灯西南角一片小空场,它紧靠十字大街,是南来北往的人们必经之地。而这片小空场又正好在药店门外,来来往往的人多,放辆三轮车,绰绰有余。

文老师刚把车停好,一个卖竹篮子的和一个修鞋子的也先后赶到。卖竹篮的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,个子不高,人很精明。一辆三轮车,拉了十几担竹篮,大大小小四种型号,沿左边街沿摆了一行;修鞋的,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,个子瘦小,穿一件浅黑色起花连衣裙,骑一辆人力三轮车,车上放着补鞋机、遮阳伞、针线篮子和小凳子。老太太一到地儿,就在文老师的右边摆开了摊子,开始了营生。

文老师很快就来了生意,一位老太太拎起葡萄串看了看,埋怨葡萄太稀,只剩骨抓了。文老师说:“没打药的缘故,若打了药,果实成熟一致,就不会这么稀了。但我宁肯果实少点,也不愿打药,因为这是自己吃的,哪有自己害自己的?”

老太太听了文老师这样说,就顺口问到:“你这葡萄咋卖?”

“大清早生意,不胡麻喊,两元一斤。”

“给我称十块钱的。”

文老师立马为老太太递了一个食品袋,任老太太自己挑选。

文老师看着电子秤,数字越过十元,老太又放进一串,直逼十一元——十元八角。老太太拎起葡萄,掏出十元,说:“算十元吧,零头不再说了。”

文老师只得说“不说就不说吧,只当送你老一串尝尝。”

文老师是个要面子的人,犯不着为几毛钱争竞。他上集曾看别人卖豆角,多一根就要拿出来,但轮到他实在做不出来。旁边修鞋的老太太看他这样做,感叹道:“我看你这人也是个厚道人,四舍五入是常理,八角钱你都舍了。”

“不舍不行,来买你东西的都是与你有缘,不能为几个小钱坏了这份缘。”

“你说得对,人啊,不能把钱看得太重。你看我右边这家,这几年没少挣钱,但春上招火灾损失几十万,昨天他父亲五十多岁竟突然走了。真是祸不单行啊。又譬如我,刚才修好一双鞋,搁别人,非要三块钱不中,我却只收他两元。我孩子经常对我说,妈,咱不要把钱看得太重,只要够用就行,只要人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,啥都有了。”

文老师这才注意到右侧拐角处有一家食品批发部,从清早到上午门一直没开,原来家中走了一位老人。

紧接着又来了几个买葡萄的人,直嫌他的葡萄骨抓多,葡萄少,价格高,摇摇头,离开了。

左边卖竹篮的生意很火爆,瞬间卖出去了几只大篮和几只小篮。

这老头一看文老师的葡萄卖的不够好,也很着急,便与文老师攀谈起来,并让文老师看他手上的伤疤,述说着自己从事篾匠活的不易。转而低声问道:“我听说现在种水果都好打一种激素药,果坐得多,结的稠,你没有试试?”

文老师一怔:“激素药岂可乱用?孩子吃了咋办?”

“现在人只看果子品相,谁还管你用了啥药?”

“背良心的事我做不来,这技术我知道,但我知道后果,我宁愿不做生意,也不这样做。”文老师斩钉截铁地说。

“你呀你,不是做生意的料,八角钱的零头你不要,高产丰产的技术你不用,你的葡萄咋能长得好?你这样做生意可不赔死?”老头叹息着又去招呼自己的生意了。

随后又来了几个买葡萄的,都是五元、八元的买,文老师的秤始终称在五元五、八元六以上,收钱时,却只按五元、八元的收取。

右边的老太太直向他伸大拇指,左边的老头子直叹息他不会做生意。

转眼间已近中午,右边老太太收摊了,左边的老头子虽还有几只篮,但气不过文老师做生意的方法,也收摊走了。

文老师的葡萄还有大半筐没有卖出去,他的妻子打电话催他回家,他一看还不到十二点,决计再等一会儿,只要有人买,一块钱他也愿意出手。他在心里盘算着,家里剩下的葡萄不再卖了,他要从网上订一套果品纸袋,把它们套装起来,自己慢慢享用。当然,如果有朋友需要的话,他将免费送给他们。

时间已是正午时分,太阳高悬在头顶上,把楼房投下的那片阴影缩得越来越小,文老师的葡萄完全暴露在太阳地里,渐渐失去了光泽,溢出的甜味招来了苍蝇。文老师手忙脚乱地轰赶着苍蝇,用一块纱布将葡萄严严实实地盖了起来。

“小伙子,饿了吧?”

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将电车停在文老师的葡萄摊旁。

“老人家,我不饿,你买葡萄吗?”

文老师有点喜出望外。

″孩子,我不买葡萄,我是想让你把这些饭吃了,垫付一下肚子。”

文老师这才注意到老太太的电车上放着一个大铁桶子,揭开桶盖,里边是冒着热气的糊辣汤。

“老人家,我不饿,再等一会儿我就回家了。”

文老师想自己是一个卖葡萄的,与老人家素不相识,咋能白吃老人的东西呢?

“孩子,请你不要嫌弃,这饭是我为我家工程队的工人们做的,今天做多了,没吃完,我拿回家也是倒掉,挺可惜的。我看你也是个实诚人,因此就想请你把它吃了。”

老人说着拿出了碗筷,在药店门口的水龙头上又冲洗了一遍,然后把饭盛在碗里,恭恭敬敬地递给文老师。

文老师是从苦日子里熬过来的人,虽说是别人吃剩的饭,但难得老奶奶的如此看重,忙伸手接过饭碗,口中称谢不迭。

文老师喝一口胡辣汤,香辣、爽口、有嚼劲,进入肚中热乎、解饥。心中那种感激,只想用车上的葡萄予以表达。

也许是老奶奶看出了文老师的心事,看他一脸感激地喝着胡辣汤,安慰他道:″小伙子,你不要费心来感谢我!我看你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吃过苦,知道爱惜东西,才敢让你吃这些剩饭。你帮了我的大忙,我也帮你个忙,我的邻居要做葡萄酒,需要几十斤葡萄,让我帮忙给她留下心,我看你的葡萄挺好,一会儿我回去跟她说,让她来你这儿买。"

文老师一听,感动地说:“老人家,太谢谢你了!你放心,我一定给她一个优惠价!"

最终文老师以一元一斤的价格将葡萄全部卖给了老太太的邻居。

当他骑车往回走时,经过同村喜鹊的葡萄摊前,喜鹊还有大半筐葡萄没有卖。喜鹊说,她家的葡萄非两元一斤不卖,晌午她不再回家了,下午接着卖。

文老师望着喜鹊执着的样子,说了一句″先走”,骑着三轮车就回家了。

作者简介:程金顺,中学一级教师,原淅川作协会员,现任邓州市赵集镇西岭幼儿园园长。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版权声明
  1、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文章仅代表原创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  2、本站部分文章由网络转载汇编,均保留来源,版权归相关机构所有;
  3、如本站所刊载文章有不妥之处,请及时联系站务微信:370786060,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删改。
相关文章
邓州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