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州圈——邓州本地资讯新媒体

邓州圈

当前位置: 邓州圈 > 文旅 >

忠犬老灰|程金顺

来源:投稿时间:2019-12-16 16:43:28点击:

老灰是我家那条土公犬的昵称。

屈指算来,老灰离开我家已三十多年了。三十多年来,我不能忘怀的是有关它的故事,它的无言离世,仍像一根刺,扎得我很疼。

那时我还在上学。寒假里我一个人待在家里,看了一下午的书,忽然记起父亲临下地时交代我要做的事,为生病的牛挖些野菊花根下火。我拿了镢头,走向房子后面的山坡。

已是腊月天气,山坡上除了柏树还一身苍翠,所有的花花草草都只剩下枯干的茎叶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要找到一株野菊花很难,很难。

我正寻找间,有一个割柴的邻居叫住了我,让我看看不远处土垱里躺着的是不是我家的狗。

我循着邻居所指的方向看去,在一个小土垱里果然躺着一条狗,若不仔细看,我还以为是一堆灰扑扑的石头呢。我走近一看,心里不由一惊:它不就是我家失踪了多日的老灰吗?它默默的躺在这里,死去已有些时日,灰色的皮毛显得十分凌乱,身体已有些腐败。纵然如此,它的头仍朝着我家的方向,灰暗的瞳孔里写满了对我家的忠诚。看着老灰死去的样子,我的心不由一颤:啊,老灰,你临死还不忘自己的职责,你让我情何以堪!

十三年了,老灰在我家的点点滴滴一齐涌入我的脑海,老灰与我家的交际只能用忠诚来概括。

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我家新屋在年节前落成,由于离村子较远,需要一条狗来看护,母亲就把它抱回到家中。当时它刚满月,一身灰绒毛,毛茸茸的,再加上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,一有动静就支棱起它的大耳朵,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条极具看门天赋的狗。它立刻赢得了全家人的喜爱。特别是我的母亲,每到夜晚总把它抱进被窝,说天气冷,狗娃小,夜里气温低,别把它冻坏了。可是一到黎明十分,母亲往往被它吵醒。原来它要大小便,当母亲拉开灯,打开门的那一瞬间,它拱出被窝,跳下床,风一样冲出门去,消失在黎明的黑暗中。

“这狗娃也知道床上不是拉屎撒尿的地方。”母亲很欣赏这条狗的灵性和干净劲儿,凭着这一点,它在温暖的被窝里度过了严冬。

到了春天,随着天气慢慢变暖,在全家人的呵护中,这狗娃也长大了不少,它的名字被提上日程。

“叫个罗罗吧。”

我刚看过《白桦林中的哨兵》,电影中有只警犬就叫罗罗,很是机智勇猛,最后为了保护我们的战士,用身体挡住了敌人的子弹,英勇牺牲了。罗罗的牺牲,曾让我难受了好几天,也让我记住了它的名字。

“咱家这条小狗只是一条普通的土狗,怎能与英雄罗罗相比?你看它满身灰毛,就叫它老灰吧。”

母亲的提议赢得了全家的赞同。于是我家的这条小狗拥有了自己的名字:老灰。

幼小的老灰很顽皮,一些好习惯是需要从小就调教的。

老灰刚满月时,显得很老实。随着它渐渐长大,它不停地恶作剧起来。它有时把家里的鸡子撵得满院飞,有时把我们鞋子叼到牛圈里,更恶劣的是把小弟刚买的纸扇子撕得粉碎。这一下激怒了小弟,他把老灰拴在院里的枣树上,用鞭子狠狠地抽了它一顿。然后,再把扇子、鞋放在它面前,它连看都不敢看一眼。但老灰毕竟小,时不时会干几件坏事。如趁人不备,叼走了案板上放着的馍,偷吃了鸡窝里忘记收的鸡蛋,偷舔了我们放在身边地上的碗……每一次犯下的错,换来的都是小弟的一顿惩罚,因此,每一次都成了最后一次。

在小弟的精心调教下,老灰渐渐具备了老实本分,忠诚谦让,善解人意的美德,也越来越受全家人的看重了。

老灰渐渐承担起看家护院的职责。

七十年代末,看电影是农村人夜晚的盛宴。有一天夜晚,村部放电影,母亲本意是不去看的,她认为我家离村子远,属于孤庄独户,特别是夜晚,家里不能没有人看护。我们说,家有老灰看护,安全着呢,一年难得看一次电影,况且又是母亲爱看的《朝阳沟》,在家门口不去看,可惜了。我们姊妹几个不由分说,把母亲强勉拽到了电影场。临出门时,我拍拍老灰的脊梁:老灰,我们要去看电影了,我们这个家就拜托你了。

老灰望着我们,轻摇着尾巴,把我们送到了路口之后,就在那里蹲下了身子。算是给我们一个无言的承诺。

那晚,母亲在电影场总显得坐立不安,不顾银环和拴保上山下乡的故事多么感人,总惦记着家里的那几头牛和那几只羊,没有人看护,是不是安全。几次要中途离场回家看门,被我们的“你放心吧,咱家有老灰看着呢,肯定没事儿”拦了下来。

电影一结束,母亲率先冲出电影场,急不可耐的向家里奔去,我们也不敢怠慢,紧随其后,都想看看我们的老灰是否真的守在家门口,真的能确保我家安然无恙。

刚接近进入我家的必经路口,树荫里便传来老灰的狂吠,母亲唤了声,老灰!老灰立即不再狂吠,摇着尾巴向我们迎了过来。到了家门口,母亲检视了家里家外,见一切都安好,方算松了一口气,赞叹道:没想到,我们的这条老灰还真是条好看门狗呢。

八三年秋天,我考入本县农业高中。起初,父亲送我去上学,渐渐的我不再让父亲送我,一个人行进在上学的路上。有时一扭头,发现我家的老灰竟跟在身后,无声的陪伴我翻过了几座最荒凉的山头。上学路远,有狗陪在身边,对我是相当的安全,对狗却是很大的危险。因为我不可能让它一直陪在身边,它有很长的回头路要走,而山路上,猎杀狗的人神出鬼没。因此,翻过一座山头,我便驱赶它回家,它的眼里流露着不舍,站在路边晃着尾巴,似乎在祈求我让它再陪我一程。我坚决拒绝了它,当它看见我装腔作势的俯下身子去捡石头时,才恋恋不舍的哀鸣着踏上归途。

八十年代初,我家的日子还相当艰难,粮食有时青黄不接。这时,剩余的饭水全喂了猪羊,根本没有专门的狗粮让老灰吃。老灰的一日三餐,除了舔食猪槽里剩余的饭汤,就是到村里去流浪,在别人家的牲口食槽里寻觅一些剩余的食物以充饥肠。有时实在寻不来食物,就到小河边喝几口水来充饥。但老灰从来没有背叛过我家,总是一如既往地守候在去我家必经的路上,尽着自己看家护院的职责。

每到过年,是我们表示对老灰歉意的时候。无论大年初一早上,还是正月十六早上,妈妈除了给牛倒一碗饺子,也给狗倒一碗饺子。许是这一碗饺子,铁了老灰的心,让它死心塌地地为我家看家护院,纵三餐不继,也无怨无悔。

转眼十几个年头已过去,老灰已显得老态龙钟。这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只小黑狗,竟看中了贫寒的我家,一住不走了。俗话说:猫来福,狗来富。小黑狗的到来很趁了全家人的心意,顺理成章地确立了它作为老灰继承人的地位。

家里的食物本来就不充裕,现在又添了一只小黑狗,食槽底那有限的食物成了两只狗的主粮。许是老灰也知道小黑狗在我家未来的地位,或者它深知小黑狗正长身子,是贪食的时候,因此每次进食,它总是默默的躲在远处,让小黑狗先吃,直到小黑狗拖着滚圆的肚子,来到它身边时,它才踱到食槽边,伸出苍老的舌头,象征性地在食槽底部舔食几下,瘪着肚子,踉跄着身子,躺在路口的树荫下,继续履行着自己的职责。

老灰越来越苍老了,盛夏了,还覆着一身厚狗毛,狗毛里爬行着黄色的狗蝇,这种蝇子一旦落到人身上,叮人特别疼。这时的老灰引起了全家人的厌恶,大家一见老灰往自己身边靠,就呵斥着把它撵开。一身狗蝇的老灰眼里充满了哀伤,远远的躲在树荫下,只有在全家人都不在家时,才晃进我家院子里,在食槽的底部寻找一点食物充饥。

有时,全家人也想起老灰的好。特别是在全家粮食最紧张的时候,老灰宁肯去讨饭,也尽力履行着自己看家护院的职责,也没有背离开我们这个贫寒的家。全家人讨厌的是它身上的那些狗蝇,也生尽了法子为它去除这些狗蝇。也许是方法不得力,也许是狗至暮年,连狗蝇都要欺负它,直到秋天,狗蝇对它一直情有独钟,整天嘤嘤嗡嗡,阴魂不散,把个老灰折磨得瘦骨嶙峋,摇摇欲坠。

到了八十年代末,家里的日子渐渐好起来。全家人念起老灰往日的好,就觉得往日亏待了老灰,在做饭时破例为老灰多添了一瓢水,为它备下了一份专门的狗饭。可惜的是,老灰总把这份饭让给了继承它大业的小黑狗,自己甘愿舔食着残羹剩汤。

时间转眼已是年底,老灰到我家已十三年了。当母亲再次为老灰喂食的时候,却不见了老灰的影子。一连几天都是如此。

全家人不由得为老灰担忧起来。

“也许是被猎狗的人猎杀了吧。”母亲忧心忡忡地说。

“也许是吃了死耗子,中毒死了呢?”弟弟也伤感不已。

“嗨,也许老灰真的老了,不想让我们看到它死去的样子呢?”父亲从老灰平时的品行,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……

总之老灰从我们的视野消失了。一向恃宠而骄的小黑狗也失踪了,据可靠消息是有人看中了它那一身肥膘,被人猎去当下酒菜了。

孰料真的被父亲言中,一生忠心耿耿为我家看家护院的老灰,竟真的默默老死于荒坡之上,丝毫也不愿惊扰它的主人!老灰之徳,纵为狗辈,可谓高乎!

我在老灰死去的地方掘一土坑,将老灰的尸体放入坑内,用黄土为老灰堆起了一座小小的坟茔,用此文以作为对老灰永久的纪念。

老灰,你安息吧!无论何时,你都是我们最忠诚的朋友,我们永远怀念你!

作者简介:程金顺,邓州市作协会员,中学一级教师,现任邓州市赵集镇西岭幼儿园园长、《豫西南文学》编委。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责任编辑:邓小州
版权声明
  1、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文章仅代表原创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  2、部分文章由公众号、美篇等网络平台转载汇编,均保留来源,版权归相关机构所有,侵必删;
  3、如所刊载文章有错误疏漏之处,请及时联系站务微信:370786060,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删改。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