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州圈——来邓州圈,看邓州事

邓州圈

当前位置: 邓州圈 > 文学历史 >

那一年,我十二岁

时间:2017-07-21 15:09来源:邓州圈 作者:魏志峰 点击:

    酷暑已至,心情也渐增烦闷,嗓子亦不自觉紧跟着干渴起来。

    午后,望着冰柜里琳琅满目的冷饮,想着孩子们垂涎欲滴的样子,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二十五年前的那个夏日。记忆中卖冰棒的情景,把这个炎热的夏季瞬间打扮得清爽起来。

    印象中,小时候的夏天似乎更热,白天也仿佛更长。

   那一年,我十二岁。暑期的我除了做作业,无事可干,便萌生了卖冰棒赚学费的想法。和父母商量后,他们竟应允了。只是母亲有些担忧:我个子矮,大梁自行车骑得还不那么娴熟。在我一番拍胸脯的保证后,卖冰棒之旅才得以成行。

    “没吃过猪肉,可咱见过猪走路。”置备好冰棒箱、竹篓子(用来装废旧瓶子)、拾掇好自行车,我便和同村的双喜、行娃信心满满的准备上路了。

    开张的那天清早,阳光格外的刺眼,不过有清风、蝉鸣的陪伴,还有双喜和行娃儿不停的鼓劲儿,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。我们三人结伴同行,在七点钟赶到了离家三十里的县城。双 喜和行娃儿是熟手,各批了十元的冷饮。我是新手,内心还很忐忑,只敢批五元的。老板看我面生,为给我打气儿,特意外赠我一元(十根)的冰棒,还很客气地对我说:“小伙子,好好干!”现在想起,温暖依旧。

       “冰……冰棒……卖……卖冰棒了……”“冰砖……雪糕……雪糕……冰砖……”我慢慢控制着喊叫的频率,尽力让买卖声像点儿模样。直至第一桩生意上门,我的声调和语言才自如起来。印象中,第一位顾客是位大婶,买完冰棒,大婶和蔼的对我说:“小同学,能勤工俭学了,不错嘛!”她的微笑如花,多年后依然还开在我的心窝。

   可买卖也有不顺心的时候。在一个村子里,竟有两个调皮的家伙对我大声吼叫:“冰棒冰棒,吃吃上当;冰糕冰糕,吃吃发烧。”这不明显是来砸场子吗?当时那个气呀……现在每每记起那两个家伙,我还耿耿于怀。临近下午三点,六十根冰棒才售完。虽然午餐未食、脸被晒得通红、腿也累得酸胀,可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卖完废旧瓶子,一盘算,竟盈利6.5元。当我把钱交给母亲时,她激动了好一阵子。那天的晚餐,我吃的很饱,也很得意!

    第二天,我单独行动,只为抢占先机。批发好冷饮,我在一个叫尹洼的村庄转了半天,谁知竟无人搭理。我暗自纳闷:今天是怎么了?难道人们担心我的冰棒不甜?正焦虑时,一位大爷对我说:“小同学,你是我见过卖冰棒最早的一个,现在才七点多,会有人买不?”想想也是的,这个时辰,多数人早饭还没吃呢,谁会买冰棒?自觉聪明的我反被聪明误了。我只好悻悻的回家。稍做停顿,我再次出发。还好!那天也总算顺利卖完。

    有了一点经验后,我的胆子大了起来,每天也批十元的冷饮。一辆大梁自行车、沉重的冰棒箱、矮瘦的我在夏日里站成了一道风景。

    某天,红庙村。这个村庄养狗的人家多。我刚一进村,就听吠声一片,吓得我脸色发白,心里扑通乱跳。此时有三个比我大点儿的男孩儿来买冰棒。他们说先吃再付钱,谁知,他们吃完一抹嘴:“忘记带钱了,要不跟我们一起去拿?”望着他们宽宽的体态,听着他们调侃的话语,我只有自认倒霉。经过此事,我卖冰棒的经验相对丰富了,人也似乎成熟了一大截。真得感谢那三个迫使我成长的家伙!下午一点半,一箱冰棒总算销售一空,冰棒箱里只剩下化了的冰棒水儿。找个好树荫、扎好自行车,边数钱边用塑料管吸溜着那些冰棒水儿。那滋味:美!

    那年的暑假,有劳累,也有心酸,但收获的确是满满的幸福与骄傲。十二岁的我,在那个夏日突然间长大了不少。

    如今,沿村庄叫卖冰棒的情形是永远不会再现了。我们也只能去岁月的相册里翻找、回忆、品味了……

    (作者:魏志锋,邓州市张村镇王营小学校长)

    ||——>欢迎提供更多新鲜资讯,投稿邮箱:7689377@qq.com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责任编辑:白小隐
版权声明
  1、本站所刊载文章,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邓州圈立场;
  2、站内文章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,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;
  3、本站原创文章,转载务必保留本站来源和作者版权;
  4、部分文章图文素材源于互联网,如有不妥之处,请及时联系编辑人员(站务微信),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删改。